Fetishs恋物志的第一次丝足会所经历

回想起来第一次去丝足会所也是近玉V10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还在上学,宽带也不是很快,微信还没有发明,所有的有关恋物恋足的信息就只能靠qq来获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恋物志就对丝足产生了巨大的兴趣,以至于都后来的依赖。小电影网站上的图片和视频的画面,对恋物志持续的冲击。那种包臀的,黑色的,超薄的连裤袜透着性感,让人血脉喷张。

看小视频总是无法排解自己的欲望的。不知道从哪里看到了丝足会所这个地方。那时候资源匮乏,09年还没有几家,不想前几年各地开花,项目也五花八样。那时候几个性息网站,难得有几家丝足会所的信息。

恋物志的第一家丝足会所在北京的马连道,那时候马连道还没现在这么乱。巧的是,那时候正好有两家在同一个小区里,不知道他们两家是不是知道彼此。

第一次去总是很紧张的,在小区楼下徘徊很久犹豫不前(那时候店家都良心,没有什么定金约)。但一想到技师的丝袜脚可以被我含在嘴里,单独的吮吸,反复的摩擦,还是无法抵御这种诱惑。

敲门进屋,前台带恋物志进到一个卧室,一会儿,三四名技师就排队进来了。看了一眼就都走出去,然后前台就来问看好哪一个?真的是选妃点将的感觉。被点到的自然开心,不光是有生意做,也可能是有一种比其他姐妹更优秀的自豪感吧。我选的就是我的第一位丝足技师方圆。

方圆,姑且是这两个字吧。这也多年过来,也都知道干这行都是花名,换一家就换一个名字,以至于我以后再也找不到方圆了。

方圆是高个儿短发,我喜欢运动短发的姑娘,有一种帅气的可爱。修长的腿也是我挑选方圆的另一个原因。

我是丝足会所里的新手,什么都不懂,那些五花八门的项目也都不知道。后来想想可能是被店家骗了,800元只有丝足诱惑,连k都没有。不过没关系,这不就是初恋吗,哪有那么完美。方圆知道我是新手,就一点一点调教我。

B面没什么可说的,换在A面,方圆就显露出她无穷的魅力。黑丝袜包裹在她的细长的腿上,脚尖轻轻地在恋物志的面前晃动。那淡淡的足底的咸腥味,混杂着高跟鞋的皮子味,再加上新丝袜带有的独特的味道,就像春药一样不断地冲击着恋物志的神经,荷尔蒙就像动脉里的血液一样一股一股的喷发。

方圆的脚从我的眼前晃过,又从我的眉间一直往下,经过了鼻尖,一直到嘴前才停留下来。大脚趾搓揉着我的嘴唇,方圆是在示意我可以开动了。恋物志轻轻地用舌头舔了一下方圆的足尖。说实话,并不是想象中的奶油味,而是有些酸,也有些咸,凉凉的。但味道如何已经不主要了,那被我口水淋湿的丝袜一点一点从脚趾蔓延到脚跟,在方圆的娇喘声中,恋物志长大嘴巴,想要一口把方圆的脚吞进去,让丝袜的质感摩擦口腔的上膛和舌头,让嘴巴和脚尽可能的接触。在吞吐间,感受丝袜的特殊质感。

恋物恋足恋袜的本质也就是寻求最大可能的将丝袜与自己相接触相融合。这也就完成了无数次的遗憾,总是感觉欠那么一点。方圆的脚在恋物志的口中进了又出,黑丝腿在胸前,在腿前来回的摩擦,每一下都让人觉得离目标更进一步,每一下结束又让人感觉回到了最开始的状态。

方圆的脚已经全部被恋物志舔湿,已经没有了干燥时候摩擦的快感。恋物志让方圆脱下连裤袜,因为在臀部的位置,还保留着干燥的快感,和女人体温的厚度。方圆将丝袜团起,盖在早就隆起的恋物志的下体上,然后一把握住。成堆的丝袜贴合在下体上,又轻柔又能感觉到方圆的温度。方圆上下反复操弄着,恋物志想喷射而出,又怕白色液体玷污了纯净的丝袜……

喷涌而出的液体打湿了丝袜,一股鱼腥的味道,方圆拿起来闻了闻,遍扔掉了。想若是她将那白色液体吞下去,恋物志再掏800来一次也心甘情愿啊。

发表评论